栏目导航

当前的位置: 香港六仺彩资料 > 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 >

第一章 只能是项羽
发布时间:2019-09-11

  荥阳城外。楚军的营地群里,一兵将翻身下马,抖落了肩头残余的白雪,快步奔走进了项羽所在的中军帐。

  中军帐里,项羽正不停的来回踱步,那已经冰凉通红的双手中抓着一张布帛绘制而成的地图,其上简单的标注着如今的中原大地,身高过常人的项羽,时不时的低头看看地图,亦或者面色严谨的思滤。

  “起来说话吧!”看到来人的瞬间,项羽收起了手中的地图,也似乎想明白了刚才左右为难的事情:“亚父他,他可还安好?”

  那刚刚站起身子的周兰怔了怔,看神情,该是觉得意外才对:“丞相在回乡的路上遇冰雪,天寒地冻,再加上心中……心中不平,旧疾复发而去了!”

  六日前项羽跟范增因为刘邦部下的离间计而决裂,范增已然觉得项羽无可救药,故而请命回乡。

  范增病发突然,按理说项羽不得而知才是,然此时的项羽开口就问范增是否还安好,这种先知警觉一般的事情,怎能不让周兰觉得吃惊。

  一声轻叹在营帐中缓缓的传荡,半晌之后,项羽仰头突兀一声自嘲的笑,那目光似乎能够看穿营帐顶端,“想不到竟如此之快,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啊……”

  周兰看着此时的项羽总感觉有些陌生,楚霸王项羽,这个冷酷孤傲从不服输也不听劝的人,即便是在项梁离去时,更多的只是愤怒,愤恨秦军,恨不得立刻杀了所有秦军。可何曾又有过今日之惋惜呢?

  目光中流露出丝丝不解,却也没有过多的在意:“丞相既以先去,也是不可逆转之事实,还请项王节哀才是——”

  声音陡然变得犀利,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项羽的眼眶都红了,末了还一拳砸在了支撑营帐的柱子上,大力之下,整个营帐摇摇欲坠。

  “若非错信了汉王跟陈平演的好戏,亚父也不会长眠在回乡的途中。本王也不会失去一个能谋善算之人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。近几日,本王一直再想,如果当初听了亚父的话,在洪门杀了汉王,又如何会有今日的局面!众将士一路追随本王而来,至今却不得回乡过安生日子。”

  各路王侯的先后反楚归汉以及英布的叛逃,再加上如今项羽因为‘离间计’赶走了自己一口一句的‘亚父’。

  今日项羽这番的忏悔,虽然在周兰看来有些不和项羽的心性,却也让周兰感到欣慰。

  说到底,他们跟着项羽出生入死,封王封侯也许可以不要,可至少也要一份信任。正所谓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

  张远,一个千年之后辛苦码字求生的作者,为了可以多点稿费养家,年轻的张远不得不在深夜继续思索情节、码字,可就是那一夜,张远只感觉自己脑袋炸裂一般的疼痛,刹那之间疼痛感消失之后,张远也就成了如今的项羽。

  猝死!穿越成了项羽,虽然不是历史专家,可张远对历史也算有一定常识,喜欢大秦帝国,崇敬秦始皇的他,对秦末楚汉自然也算是了解。

  ‘以往穿越小说看的不少,怎就自己穿越了,这个西楚霸王!哎……!’此时的项羽自言自语。

  穿越不包回程票,没有提前告知,也不会有后悔药。项羽的故事是张远从小就迷恋的,可真的成了项羽,此时的他反而不怎么开心。

  时代的不同,注定很多东西不同。值得庆幸的是,张远继承了项羽的记忆,也保留着原本自己的记忆。有项羽的记忆,这一点也算是一大福利了吧。

  可话说回来,如今的项羽已经有些左右为难了。从彭城一路杀来,那是尸山血海中追赶刘邦到这里。

  根据记忆,原本的项羽很想在此时杀了刘邦,因为刘邦从一个他不在意的地痞流氓,混着混着混成了独占半壁江山的汉王。更主要的,原本自己册封的诸王,现如今死的死,不死的多半归降。

  如今的局面对项羽已经是不利,根据自己原本的记忆,此时的龙且正在齐地阻止韩信的继续进军。再跟原本项羽的记忆对照,历史并没有什么差别。数月前龙且被派去齐地,此时想来,应该跟韩信交过战了。

  项羽没有什么有力支援,兵线拉的又广,如今乃是乱世,很多地界不能说真正归属谁,可如果做一个简单的划分,此时的项羽便是孤军深入刘邦的地盘。

  因为路上时间的关系,此时的项羽不能确定龙且生死,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,彭越还没有出兵。正版挂牌之全篇,刘邦也还没有提出和平协议,鸿沟之盟还没有签订。

  眼下的情况大致一看还是平衡,可楚军整体都是一种孤军深入的姿态,以往的项羽的确孤傲,他不把秦军放在眼里,如今也看不起各路王侯。

  张远知道,原本的项羽不缺智谋,只是他更加喜欢勇武。不可一世的章邯王离联军,是项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取胜的。

  然而,项羽的轻敌自大也是致命。导致如今这种局面,最大的原因还是项羽的轻敌。可继承了原本项羽记忆的如今这个项羽,还是知道他的苦衷。

  可,苦衷归苦衷,现如今的‘项羽’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埋怨之前的项羽。范增绝对算的上有才华,也是楚军中唯一可以拿出手来商讨整个天下大局的人,如今范增就这么死了。

  之前的话并非项羽忏悔,而是他在为自己担忧。虽然清楚的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可身边无人的感觉还是很压抑。

  因为此时的他就是项羽,项羽就是他。从刘邦鸿沟之盟以后的事情,还有汉朝建立清除异姓王的举动,项羽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退路。

  刘邦的心中,自己就是劲敌,即便自己想退往南面的半壁江山安稳一生,刘邦也是不会答应。原本的鸿沟之盟,刘邦背后出手,这本就注定了楚汉之间的不死不休。

  如今的项羽,可谓是骑虎难下。至于不久的鸿沟之盟,需要签吗?也许可以签了玩,不抱任何希望的签着玩。毕竟龙且若是死在齐地,自己的势力将大大降低,能用之兵西凑八凑也不过八万,刘邦的联军却是有六七十万之众。

  人数不占优势。地势上,自己是孤军深入,粮草补给站过长,一样没有优势。况且项羽之前的名声不好,虽然封了其他人王,可根本没有把人家当王看,再加上杀伐太果断,名声狼籍。

  刘邦若是跟韩信结盟,以韩信的能力指挥七十万大军,如果船只可以支撑跨洋,打下整个世界问题都不大。

  “去通知龙且撤军防守彭城的人可曾派出?”脑海中极速思索了好一会,项羽再回首,看向了周兰。

  “对了,你在军中挑选五千精良的将士,立刻绕道荥阳城后,行动要隐秘,多派斥候在荥阳四周查探,若有人出城,一律抓了来。”

  那两句话语缓缓消散,不等周兰应允什么,随之而来的,是营帐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
 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